在上海,那些千萬富翁們也掙扎在溫飽線上-盧鬆鬆博客

2019年06月25日     560     檢舉

最近,一位同事正在為兒子幼升小的事,焦頭爛額,他說感覺特別的無力和無助,雖然自己身價千萬,但在上海,其實是活在社會的底層。

01、被學區房擊垮

這位同事,36歲,當年以張家港高考狀元的身份考進上海交大。2008年,在雙方父母資助下首付60萬貸款120萬在上海老靜安黃金地段購買了一套老破大電梯房,一家五口三代同堂居住至今,目前房產市值約950萬。他家庭年收入大概30多萬,貸款已經還清。

他兒子後年就要上小學,作為曾經的學霸,他不想孩子進菜場小學,一開始就輸在起跑線上,一代不如一代。他看中的是老靜安第一梯隊的靜教附校,九年一貫制學校,努力一把,一勞永逸,將來可以省去小升初的麻煩。

靜教附校對口的學區房海防村,目前總價最便宜的是一套27.5平的一室戶老破小,610萬,單價22萬/平。

由於他有過貸款記錄,所以,買這套學區房必須首付70%,再加上稅費,最少需要450萬現金。這筆錢對他來說就是天文數字,只有賣掉現在的自住房置換學區房這一條路可走。

最近,他來找我讓我幫他全程把關。他的換房計劃如下:賣掉950萬的唯一自住房,買進610萬27.5平的學區房掛戶口然後出租,扣除租金後月供大概還有1.2萬,除去月供和生活開銷後,每月應該可以還有幾千元積蓄。剩下的錢買一套60平的兩室一廳老破小,全家三代五口人擠一擠。由於老人要接送孩子,所以必須和他們一起住。老婆不能接受生活水準越過越糟,為了學區房,夫妻兩人矛盾數次激化。

原本他們家的人均住房建築面積是20平米,遠未達到上海37平米的平均水平,現在為了孩子的前途,置換學區房後,一朝回到解放前,等待他們的將是人均12平米的蝸居生活。

聽了他的周密計劃後,我無力反駁。我為他的勇氣感慨,我為他的悲慘無奈,為他看透這個社會的本質後,還能不懈努力和掙扎而感動不已。

這就是生活在中國一線城市上海的一位普普通通的千萬富翁的悲慘生活!

02、貧下中農

80年代,萬元戶是人中龍鳳,有女必嫁。

2000年,丈母娘要求是,有房有車,無貸無娘。

現在,選女婿最好是他有一個億的小目標,千萬資產已經相當於貧下中農。

在上海市區,地段尚可、品質尚可的房子單價基本在10萬左右,市中心的非學區老破小最低也要7萬起步。1000萬,也只不過是一套還算體面並不寒酸的普通住房而已。

上海的生活品質和生活舒適度,其實遠遠低於二線城市。因為決定生活質量的因素,比如工資收入、商業繁榮度、交通便利性、環境舒適性,上海相較於二線城市根本沒有優勢。收入比二線多一半,房價卻是二線的5倍。

我的一位大學同學在上海生活了7年之後,舉家搬遷至重慶,2015年在重慶觀音橋用220萬購買了一套260 平米的三層複式,還帶50平的露台養魚種樹。去年他回上海出差,再次看到當年他無限仰慕卻又買不起的小區時瞬間嗤之以鼻,他說這種品質的房子在重慶根本沒人買。

在上海,這些所謂的千萬富翁們,生活精打細算,不敢奢靡浪費。能在家吃,絕不下館子,能自己做,絕不點外賣。任何的開銷,都會在潛意識裡迅速換算成月供的幾分之一。禮尚往來,能躲則躲。你結婚,我恭喜你,但你最好別來給我發邀請。你孩子百天,我祝福你,但你最好事後再來告訴我。別說財務自由,就是菜場自由、水果攤自由都遠未達到。看看一盒一百塊的車厘子,最後還是會選擇一袋十塊的小桔子。

在上海,這些所謂的千萬富翁們,上班兢兢業業,生怕被老闆炒魷魚,掙錢還貸、攢錢買房。他們永遠在奔波,永遠在忙碌,他們能夠堅持下去的唯一動力就是,儘自己最大的努力讓孩子將來不用再買房。

如果你在上海,碰到一個千萬富翁,請別仰慕他,更別嘲笑他,請發自肺腑的好好安慰他、同情他。

在上海,所謂的千萬富翁,其實都是生活質量毫無提高的「被富翁」,可悲的是,他們住在1000萬的房子裡,卻依然過著窮人的生活!

03、溫飽線

在上海,生活水準不是由收入決定的,而是由房子數量決定的,因為,在房價面前,收入根本微不足道。房子比孩子多,是混在上海永恆的追求!

上海土著家庭,在雙方父母都有住房的前提下,買一套是自住婚房,買第二套是孩子學區房,對土著剛需來說,至少需要兩套房。

新上海人移民家庭,買一套是自住婚房,買第二套是父母岳父母養老房,買第三套是孩子的學區房。對移民剛需來說,至少需要三套房。

所以,土著1套是溫飽,2套是小康,3套以上才是富裕。而移民1套是定居,2套是溫飽,3套是小康,4套以上才是富裕。

在上海,1000萬僅僅是一條有吃有穿有住的溫飽線。而身價千萬其實只是掙扎在溫飽線上的純剛需、偽富翁。

04、原始需求

對於溫飽線上的上海富翁們,最焦慮的不是事業的升遷,不是身體的透支,而是孩子的教育和父母的養老。因為,對於弱不禁風的小家庭來說,看似安穩光鮮的生活,其實根本經不起任何的風吹雨打。

孩子上公立的學區房,上私立的學雜費,超過工資的輔導班,父母生病的住院費手術費,任何一項都可以讓這個小家庭搖搖欲墜。如果再碰到經濟危機,裁員下崗,平凡的生活立刻無以為繼。

為什麼上海的出生率如此低?為什麼上海結婚率全國倒數,離婚率反而名列前茅?因為孩子是鈔票的粉碎機,因為提高生活質量最廉價的辦法就是一直保持單身。

這些千萬富翁身處繁華都市、置身現代社會,卻始終奮鬥在解決原始居住需求的路上。他們畢生的積蓄不是留給自己,不是留給孩子,而是留給銀行,留給開發商。

慶幸的是,他們活在上海,一個開放包容不缺奇蹟的城市,可悲的是,他們住在上海,一個奢華昂貴毫不友好的城市。

上海那些仍然掙扎在溫飽線上的千萬富翁們,到2020年,希望你們能跟上全國人民的步伐,共同奮鬥、邁入小康!

來源:一鳴科技談